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动辄大几十亿募集上限多家公募趁热布局国债ETF

时间:03-08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94

动辄大几十亿募集上限多家公募趁热布局国债ETF

(原标题:动辄大几十亿募集上限,多家公募趁热布局国债ETF,30年国债ETF回报飙升可持续?) 财联社3月6日讯(记者 沈述红)受债券市场资产荒与债牛行情影响,3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行。30年国债ETF回报也持续飙升,近5个月净值涨幅达11.32%,投资者认购热情更是高涨,产品最新规模已有16.18亿元,为成立时的5.54倍,和去年上半年长达89天的清冷认购形成了鲜明对比。火爆的行情下,基金公司的布局也在增多。3月6日,博时上证30年期国债ETF正式启动发行,募集上限为80亿元。此外,工银瑞信基金和易方达也于近期分别上报了中证30年期国债ETF和上证30年期国债ETF。有固收基金经理直言,虽然疯狂的行情可能伴随着风险,但对于配置型机构而言,30年国债相对高的票息收入较有吸引力。当下,部分投资者对于超长债投资已显出纠结之态。对此,有基金经理称,经过前期上涨以后,目前超长债估值水平性价比偏低,且两会刺激政策叠加地方债发行逐步加速,可能对市场有一定扰动,需要保持好账户的流动性,为潜在的市场调整做好准备。不过,也有基金经理指出,长久期资产被追捧的现象仍在加剧,具体持续到什么程度,需要等待负债端高频指标提示风险,当前依然处于较强的资产负债共振状态当中,30年国债有望继续向下突破。认购热情高涨,公募加速布局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于3月6日下午3时举行记者会。央行行长潘功胜在记者会上表示,后续仍有降准空间。多头情绪点燃,30年国债下行超6bp,收益率向下突破2.43%。国债期货也集体收涨,其中,30年期主力合约涨0.63%报107.28元。鹏扬中债-30年期国债ETF单日涨幅也达0.72%。自去年10月以来,该产品净值增长率已高达11.32%,超出了不少人对于该品种的想象。春节后,市场对超长期债券的认购热情仍持续高涨。作为一只成立不足一年的ETF,鹏扬中债-30年期国债ETF最新规模已有16.18亿元,为成立时的5.54倍。从此前的发行情况看,市场对30年国债ETF的关注略显冷淡。2023年2月中旬,鹏扬中债-30年期国债ETF开始募集,彼时设定的募集上限为50亿元。在经历长达89天的认购后,该产品才截止募集,最终成立规模为2.92亿元,有效认购户数为2110户。随着30年国债行情如火如荼,基金公司的布局也在深入。同样在3月6日,博时上证30年期国债ETF正式启动发行。根据公告,该产品设定的募集上限为80亿元,募集截止日为3月15日,拟由万志文、吕瑞君共同管理。还有两家基金公司上报了30年国债ETF。3月1日,工银瑞信基金上报的工银瑞信中证30年期国债ETF材料被证监会接收。去年12月22日,易方达上报的易方达上证30年期国债ETF也已获监管接收。对于为何在行情高歌猛进之时发行或上报30年国债ETF,华南一家基金公司固收部门负责人透露,虽然疯狂的行情可能伴随着风险,但不少机构投资者对30年期国债仍有配置需求。同时,由于目前市场上的30年国债ETF竞品较少,在需求的推动下,部分基金公司就有了布局的动力。“在利率快速下行的情况下,对于配置型机构而言,30年国债相对高的票息收入较有吸引力。”博时上证30年期国债ETF拟任基金经理吕瑞君指出,在存款利息调降、股市相对低迷导致居民风险偏好降低,寿险保费收入增长明显的背景下,保险负债端超长久期的增量资金增长明显,相应带动其资产端对超长久期资产的配置需求。行情走强始末事实上,30年国债并不是近期才走强的品种,在始于2023年3月份的债市行情中,30年国债一直是全市场表现最优的品种,今年以来收益率下行超过30bp,较去年12月初行情启动时的收益率下行接近50bp。债券市场此轮行情已显著超大多数机构的预期,尤其是超长债的表现令众多市场参与者不理解。对此,吕瑞君认为一方面,超长债的收益率降幅高于5-10年期中期债券,导致超长债的资本利得显得尤为丰厚;另一方面,超长债的交易活跃度也有明显提高,成为最活跃品种之一。国寿安保基金经理李一鸣认为,其中有四大逻辑支撑。第一,岁末年初宏观基本面并无太大变化,信贷在政策支持下出现开门红,但持续性有待观察;消费有所回暖,但地产向下的运行惯性依然较强,尚未看到止跌迹象,宏观经济整体仍处在结构分化的低位企稳状态下。第二,货币政策靠前发力,央行降准及下调5年以上LPR报价,对市场情绪有积极推动,投资者预期央行将继续下调政策利率以向市场传达支撑长久期资产、包括股权资产和房地产价格的政策信号,长期利率中枢下行的预期一致性较高。第三,自从去年末至今,保险、银行及理财等传统配置机构面临较大的配置压力,而在资产步入低利率的长周期之后,合意资产的稀缺性进一步提高,叠加平坦化的收益率曲线,使得信用下沉及杠杆策略的有效性不断下降,提高资产久期弹性成为获取超额回报的必然选择;与此同时,岁末年初的债券供给相对偏少,进一步加剧了供需失衡的状况。第四,在大类资产方面,权益市场在近两年承担了较大压力,去年至今的金融市场风险偏好不断下降,也给债券市场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诸此种种,债券市场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在新老交易型机构跑步入场的节奏中快速上涨,并选择了弹性最大、交易阻力最小的品种定点突破,最后呈现出债券市场普涨,超长期国债独领风骚的局面。投资者参与感不足?基金经理提示短期或有扰动囿于过于平坦的收益率曲线及已被极限压缩的利差,叠加对低利率环境中资产价格波动性增加的担忧,不少投资者对此轮行情的参与深度略显不足,颇有遗憾之感。当下,由于近期超长期国债利率已下行较快,部分投资者对于超长债投资也显得有些纠结。对此,有基金经理坦言,经过前期上涨以后,目前估值水平性价比偏低,且两会刺激政策叠加地方债发行逐步加速,可能对市场有一定扰动,需要保持好账户的流动性,为潜在的市场调整做好准备。另一位基金经理观察到,长久期资产被追捧,目前来看该现象仍在加剧,具体持续到什么程度,需要等待负债端高频指标提示风险,当前依然处于较强的资产负债共振状态当中,30年国债有望继续向下突破。“3月市场可能迎来调整,但长期利率下行趋势不变。”天弘基金陈钢分析,短期来看,经济下行的幅度可能超过了预期,会有一定刺激政策出台,因此3月债券市场可能迎来调整。长期来看,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债券收益率理应下行,随着近年地方政府和房地产融资受到真正的约束,利率下降打破低点只会迟到不会缺席。李一鸣认为,在低利率环境延续的背景下,市场风格切换到高收益、长久期资产的趋势难以改变,极低的期限利差具有一定合理性。不过,短期内可能引起市场波动的影响因素也需要关注。具体来看,他认为需要关注的风险点包括:当前市场蕴含了较强的降息预期,过度交易降息可能遭到“反噬”,明显提高了利率走势的波动性;财政切实宽松,赤字率超过市场预期,债市由供不应求回归至平衡状态;通胀回升,央行持续宽松后真实利率出现趋势性下行,带动宏观经济边际回温。吕瑞君也表示,后续30年国债利率仍有进一步下行的空间。“尽管目前30年国债利率已经下行至较低水平,但相对其他资产而言其利率水平仍有一定吸引力。”谈及风险因素,他认为或为在美国经济超预期韧性、通胀降温不及预期等情况下,对美联储降息时点的判断,及其对人民币汇率和我国货币政策的制约需动态评估。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